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访谈 >

互联网生态治理该“上线”了

发布时间:16-05-19 来源:发我我网 人浏览 字号:TT 作者:admin 打印

 
“对症下药”而非“一刀切”
 


“这个问题涉及整个搜索行业,舆论不应该停留在对百度的问责上。”在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沈逸看来,这是一个需要进行理性讨论的复杂的公共政策问题,而不应该是一种个化和情绪化的热点。他认为,“百度事件”应该成为一个切入点,最终的目标是如何实现比较良性的网络空间生态治理。


也正因如此,沈逸认为媒体应当对国家网信办等部门在此次事件处理中的表现给予肯定和鼓励,“反应迅速、不回避问题,没有盲目使用行政手段进行简单化处理”。


用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教授、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王四新的话说,这次调查不仅是要解决百度自己的问题,更要为中国互联网企业把脉治病。这样的处理方式避免了那种“一刀切”的破坏式执法。


尽管调查结果的效果目前还无法得知,北京邮电大学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谢永江认为,面对变幻莫测的互联网市场,主管部门没有“一棍子打死”,而是对企业尽到了提醒、督促的责任,给予企业自我更正的机会。

因魏则西之死而爆发的“百度事件”在联合调查组公布结果之后暂告一段落。调查组对百度公司提出整改要求:全面清理整顿医疗类等事关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商业推广任务,改变竞价排名机制以及建立完善先行赔付等网民权益保障机制。

面对这一调查结果,有舆论大呼“不解渴”——没有很多人想象中的“狂风暴雨”,也没有最简单直接的罚款处罚了事,甚至没有要以此为由头“新账旧账一起算”的意思。在《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过程中,各界人士表示,“百度事件”也许只是个开始。
 
 
 
 
 
 
 
 
 
 

 

打破垄断避免“一家独大”
 


百度占据国内搜索行业“老大”的地位由来已久,尽管有搜狗、奇虎360等一批搜索引擎的后起之秀,但所占市场份额还远不能与百度相抗衡。

 

“垄断必然导致对创新的遏制以及对市场规则的滥用。有效打破垄断是解决市场上出现问题的最根本手段之一。”在沈逸看来,“百度事件”中最需要解决的是中国互联网市场的结构问题。

 

 

自“魏则西事件”发生以来,百度股价一路下跌,从近期最高时的201美元跌到了最近收盘时的166.21美元,市值跌去121.765亿美元。有媒体估算,如果按照李彦宏和他妻子在百度的持股比例算,他们的个人财富也跌去了20多亿美元。


就在百度深陷医疗商业推广竞价排名旋涡时,360搜索发表致用户公开信,宣布放弃医疗商业推广,并呼吁所有搜索企业,在相关法律和制度完善之前,为了生命和健康,暂时放弃商业利益。与此同时,搜狗搜索的“搜狗明医”也正式上线。搜狗首席执行官王小川称,搜索引擎公司在发展中“应避免作恶、作秀,陷入商业模式的泥潭中,真真正正做出用户需要的产品,提供准确的答案与服务,回归本身职责”。5月12日,谷歌公司又重磅发声,宣布宁愿放弃数亿美元收入,在全球范围内禁止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s)等类似的高利贷产品广告,并称整个产业带有欺骗性……


无论是不是像外界所说的那样,同行们都在不失时机地向百度“开枪”。但公众的愤怒和批评之声,确如创始人李彦宏的内部信中说,百度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那么,这次“超过了以往百度经历的任何危机”的重创,会不会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国内搜索引擎的格局?

 

 

谢永江的看法是,尽管这次对百度造成的影响不小,但想要在短时间内打破搜索行业的格局会比较困难。“搜索行业靠技术驱动,拥有相当强的用户黏性。百度在这个位置上已经稳坐了很长时间,这种成就并非朝夕可成。”此外,谢永江提到,即便公众想要放弃百度,一时也难以找到体验更好的搜索引擎来替代。技术壁垒和市场运作模式是比较大的难点。


“打破垄断不是打击百度,而是创造更多机会和条件让中国涌现出更多的搜索引擎。这样做尽管难,但是应该鼓励。”沈逸说道。

 

去除弊病或要“刮骨疗毒”
 


“以‘百度事件’为契机,舆论应该对整个中国网信事业的发展、网络生态空间的治理以及网络时代中国国家形象等形成长期关注的议题。”在沈逸看来,社会发展不能将所有的事情都寄托于某个刺激性的事件,导致大家一窝蜂过来集中讨论,而是要围绕某些议题在一定范围的人群中进行有序讨论。


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互联网发展研究中心教授田丽在《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增强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意识》的文章。文中指出,互联网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上出现问题虽然表现各有不同,但也包含一些共性因素。比如,市场结构不合理,缺乏有效竞争;公司治理体系不完善;企业文化建设相对滞后等。


沈逸对田丽的观点表示认同。他建议,在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上,对那些处于核心领域关键位置的企业,要设置社会监督力量,不参与日常管理,但对企业重大决策有话语权和监督权。此外,他还提到,政府要对线上、线下的协调治理尽快完成,以此避免行政处理遇到立法不足的尴尬状况。


在此次调查结果的最后一部分,调查组提出,国家网信办将于近期在全国开展搜索服务专项治理,加快出台《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促进搜索服务管理的法治化、规范化。


“当标准建立跟不上市场发展步伐时,行业协会就要发挥作用,推广最佳实践的做法,在国外很多都是由行业协会总结出好的做法,然后进行推广。”谢永江建议,对于发展中的问题,人们的认识很难一步到位。因此,要通过提醒,督促企业自我更正。


“增强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意识要靠外部约束,也要靠行业内部自律。自律不会自发产生,通常是在行业内企业普遍意识到危害性和紧迫性后,才会形成秩序与规则。”田丽认为,在这个过程中,行业协会和规模较大的企业应发挥引领作用,必要时要以壮士断腕的精神,猛药去疴,刮骨疗毒。


调查组要求百度调整相关技术系统,并给了以5月31日为时间点。究竟中国互联网生态治理的第一步能否有效迈出,相信很多人都拭目以待。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1、微信“添加好友”点击“搜号码”输入“AI阿翔”点击关注
2、扫描以下二维码
 
 
上海热线 15000161882
全国热线  15000161882
咨询QQ 1198126099
上海地址 上海市黄浦区普安路189号曙光大厦
 

做站资讯热线

15000161882

Copyright © 2010-2016 发我我网(小翔子酷酷网)官方网站
本站文字及图片内容版权归刘翔个人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上海) | 皖ICP备15010645号-1

在线创业留言申请: 姓名: 手机或座机: